首页- 科技社团研究 首页- 基础理论

探索科技类社团改革发展的方向

2018-03-14

一、历史上的“两起一伏”

  首起。科技类社团(学会)是中国近代化的先声,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发祥地。中国近代成立的第一个标志中国走向近代化的组织是“强学会”,它是中国第一个科技社团,由康有为公车上书后,在北京和上海分别成立,为推进中国的近代化发挥出非常重要的先驱作用。在此之后,从清朝末期一直到民国初年,出现了一个以学术性社团、学术共同体为先导的社团发展高潮,推动了中国走向近代化的进程。

  再起。第二个社团发展高潮出现在改革开放初期。改革开放始于1978年三中全会,但是在此之前,1977年科协在天津召开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学术研讨会,已经就包括四个现代化在内的一些重要问题提出思考。在科协的推动下,全国科学大会于1978年3月10日在北京召开,邓小平在会上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重要论断,成为改革开放的先声。在此之后迅速出现了学术社团风起云涌式的发展高潮。期刊网检索数据整理结果显示,在1980年到1992年出现的社会组织发展高潮中,核心部分就是学术类社团发展,占比高达2/3-3/4。媒体检索结果显示,1978年检索到78家学术社团,1979年检索到249家,到80年代末期,各类学会数量达到5万家。在学会之外,还有一个更大规模的农民技术研究会,作为学术类社团的延伸形式,数量多达12万家。

  转伏。90年代以后,不仅学术类社团,甚至整个社会组织的发展进入一个规范发展和相对滞缓的阶段,其中学术类社团首当其冲。1993年到1999年是社团发展相对滞缓的阶段,其中数量下降最快的是学术类社团,呈现整体大规模萎缩。从2000年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高潮,协会、基金会等组织发展迅速,但是学术类社团发展还是相对滞缓。

blob.png

blob.png

图1  改革开放后学术类社团发展之“起”与“伏”

二、新时代的“一优四特”

  十八大以后,科技社团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代,在科协的积极推动下,形成了一整套非常有利于科技社团深化改革发展的政策框架,简单概括为“一优四特”。

  一优:优先发展包括科技社团在内的四类社会组织。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重点培育和优先发展四类社会组织,包括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和城乡社区服务类,直接依法申请登记,为当下和今后科技类社团发展提供了非常明确的创新体制和优先政策。

  四特:1.《科协系统深化改革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要强化顶层设计,加强学会的主体作用,这是学会相对于其他社会组织拥有的一个特殊政策。2.两办印发《中国科协所属学会有序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扩大试点工作实施方案》,通过该文件,学会围绕科技评估、工程技术领域的职业资格认定、技术标准研制、国家科技奖励推荐等方面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是科技社团相对于其他政府组织所拥有的自上而下的重要政策框架。3.发改委与科协发文《关于共同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共建机制平台,发挥学会作用,协同推进双创工作。4.科协和民政部发文《关于加强国际科技组织人才培养与推送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建立机制健全体制,发挥学会作用,加大力度为国际科技组织培养推送人才。

  三、科技社团深化改革的思考和建议

  (一)用“科技服务组织”概念统筹科技类社会组织

  科技社团因其范畴过窄,从政策和体制建构的角度来看,不足以构成一类社会组织,将其纳入更大范畴可能更有意义。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到优先发展科技类社会组织,建议用“科技服务组织”概念统筹包括科技社团在内的各类科技类社会组织。《慈善法》给出了“慈善组织”概念,《志愿服务条例》给出了“志愿服务组织”概念,二者均是高于一般社会组织的特殊社会组织的法律范畴。“科技服务组织”概念对应于“慈善组织”和“志愿服务组织”,指的是依法成立以面向社会开展科技类社会服务为宗旨的非营利组织,也属于特殊社会组织。

  科技服务组织主要包括5种类型:服务于科技工作者的学会;服务于科技型企业和产业发展的协会;服务于公众的会员制和非会员制科普组织;服务于科研机构的中介组织;服务于科技发展的各种基金会。科技服务组织可以采取社会团体、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等法人形式,也可采取其他法人形式。《民法典》和《民法总则》已于去年10月1日开始实施,《民法典》中的非营利性法人包括事业单位,因此科技服务组织概念也可以纳入一定的事业单位,其范畴就大于科技类社团范畴,甚至大于社会组织范畴。

  (二)借鉴《慈善法》与《志愿服务条例》,尽快启动立法

  《慈善法》出台后,社会领域立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进程,包括《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民法总则》、《志愿服务条例》等,还将继续推进制定社团条例、社会基金会条例、社会组织条例等,建议把科技服务组织的相关立法纳入相关进程中。

  《慈善法》和《志愿服务条例》以立法形式,大大推进了慈善组织和志愿服务组织全面深化改革,建议科协组织力量,配合民政部和其他相关部门起草科技服务法或科技服务条例,为科技服务组织建章立制。

  (三)在双创实践中探索监督管理体制的深化改革与创新

  科协是科技类社团的一个重要体制优势,利用好这一优势可以在体制改革创新上迈出很大一步。目前业已形成的两种监督管理体制,一个是统一直接登记体制,是民政部作为登记管理机关探索的改革和创新;另一个是公安部作为境外非政府组织的管理机关,实行公安部和其他相关业务主管单位的双重管理体制,是公安部主导的监督管理体制创新。上述两种体制都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产物,建议科协系统在此基础上通过推动立法建立新的监督管理体制,在体制上进行创新性的探索。

  四、科技类社会组织的定位:面向未来的“一共三公”

  科技类社会组织未来的发展就是继学术共同体和科技共同体之往,开新时代公权、公器、公益之未来。

  (一)一共:共同体

  根据过去的历史定位,科技类社会组织的定位应该是学术共同体和科技共同体的一种结合形式,要服务于科技,服务于社会,这是它的共同体定位。

  (二)三公:公权力、公器、公益

  首先,科技类社会组织实际上是一定公权力的承载者,这个公权力来自国家公权和社会公信两方面。科技类社会组织既要承接一部分政府委托的公权力及相应的公共职能,同时汇集承载来自社会各界的公信力及相应的社会责任。其次,科技类社会组织是思想之公器,知识之公器,技术之公器。是知识文化及信息的传递、交流、传播、共享之公器。是技术、技艺、技能及相应的技术标准和应用推广之公器。最后,科技社团要发挥公共和公益服务作用,承载社会公益资产,服务于新时代的社会经济发展。相较于其他社会组织,科技类社会组织聚焦更大的国家公益资产和越来越丰富的社会公益资产,实现公益资产扩大再生产。

  注:此文来源于科技社团改革发展理论研讨会大会报告,经整理提炼后发布

  编辑作者:科技社团研究所 高然

前一篇 没有了
2018-03-14
+ -

一、历史上的“两起一伏”

  首起。科技类社团(学会)是中国近代化的先声,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发祥地。中国近代成立的第一个标志中国走向近代化的组织是“强学会”,它是中国第一个科技社团,由康有为公车上书后,在北京和上海分别成立,为推进中国的近代化发挥出非常重要的先驱作用。在此之后,从清朝末期一直到民国初年,出现了一个以学术性社团、学术共同体为先导的社团发展高潮,推动了中国走向近代化的进程。

  再起。第二个社团发展高潮出现在改革开放初期。改革开放始于1978年三中全会,但是在此之前,1977年科协在天津召开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学术研讨会,已经就包括四个现代化在内的一些重要问题提出思考。在科协的推动下,全国科学大会于1978年3月10日在北京召开,邓小平在会上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重要论断,成为改革开放的先声。在此之后迅速出现了学术社团风起云涌式的发展高潮。期刊网检索数据整理结果显示,在1980年到1992年出现的社会组织发展高潮中,核心部分就是学术类社团发展,占比高达2/3-3/4。媒体检索结果显示,1978年检索到78家学术社团,1979年检索到249家,到80年代末期,各类学会数量达到5万家。在学会之外,还有一个更大规模的农民技术研究会,作为学术类社团的延伸形式,数量多达12万家。

  转伏。90年代以后,不仅学术类社团,甚至整个社会组织的发展进入一个规范发展和相对滞缓的阶段,其中学术类社团首当其冲。1993年到1999年是社团发展相对滞缓的阶段,其中数量下降最快的是学术类社团,呈现整体大规模萎缩。从2000年开始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高潮,协会、基金会等组织发展迅速,但是学术类社团发展还是相对滞缓。

blob.png

blob.png

图1  改革开放后学术类社团发展之“起”与“伏”

二、新时代的“一优四特”

  十八大以后,科技社团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代,在科协的积极推动下,形成了一整套非常有利于科技社团深化改革发展的政策框架,简单概括为“一优四特”。

  一优:优先发展包括科技社团在内的四类社会组织。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明确提出重点培育和优先发展四类社会组织,包括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和城乡社区服务类,直接依法申请登记,为当下和今后科技类社团发展提供了非常明确的创新体制和优先政策。

  四特:1.《科协系统深化改革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要强化顶层设计,加强学会的主体作用,这是学会相对于其他社会组织拥有的一个特殊政策。2.两办印发《中国科协所属学会有序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扩大试点工作实施方案》,通过该文件,学会围绕科技评估、工程技术领域的职业资格认定、技术标准研制、国家科技奖励推荐等方面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是科技社团相对于其他政府组织所拥有的自上而下的重要政策框架。3.发改委与科协发文《关于共同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共建机制平台,发挥学会作用,协同推进双创工作。4.科协和民政部发文《关于加强国际科技组织人才培养与推送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建立机制健全体制,发挥学会作用,加大力度为国际科技组织培养推送人才。

  三、科技社团深化改革的思考和建议

  (一)用“科技服务组织”概念统筹科技类社会组织

  科技社团因其范畴过窄,从政策和体制建构的角度来看,不足以构成一类社会组织,将其纳入更大范畴可能更有意义。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到优先发展科技类社会组织,建议用“科技服务组织”概念统筹包括科技社团在内的各类科技类社会组织。《慈善法》给出了“慈善组织”概念,《志愿服务条例》给出了“志愿服务组织”概念,二者均是高于一般社会组织的特殊社会组织的法律范畴。“科技服务组织”概念对应于“慈善组织”和“志愿服务组织”,指的是依法成立以面向社会开展科技类社会服务为宗旨的非营利组织,也属于特殊社会组织。

  科技服务组织主要包括5种类型:服务于科技工作者的学会;服务于科技型企业和产业发展的协会;服务于公众的会员制和非会员制科普组织;服务于科研机构的中介组织;服务于科技发展的各种基金会。科技服务组织可以采取社会团体、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等法人形式,也可采取其他法人形式。《民法典》和《民法总则》已于去年10月1日开始实施,《民法典》中的非营利性法人包括事业单位,因此科技服务组织概念也可以纳入一定的事业单位,其范畴就大于科技类社团范畴,甚至大于社会组织范畴。

  (二)借鉴《慈善法》与《志愿服务条例》,尽快启动立法

  《慈善法》出台后,社会领域立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进程,包括《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民法总则》、《志愿服务条例》等,还将继续推进制定社团条例、社会基金会条例、社会组织条例等,建议把科技服务组织的相关立法纳入相关进程中。

  《慈善法》和《志愿服务条例》以立法形式,大大推进了慈善组织和志愿服务组织全面深化改革,建议科协组织力量,配合民政部和其他相关部门起草科技服务法或科技服务条例,为科技服务组织建章立制。

  (三)在双创实践中探索监督管理体制的深化改革与创新

  科协是科技类社团的一个重要体制优势,利用好这一优势可以在体制改革创新上迈出很大一步。目前业已形成的两种监督管理体制,一个是统一直接登记体制,是民政部作为登记管理机关探索的改革和创新;另一个是公安部作为境外非政府组织的管理机关,实行公安部和其他相关业务主管单位的双重管理体制,是公安部主导的监督管理体制创新。上述两种体制都是全面深化改革的产物,建议科协系统在此基础上通过推动立法建立新的监督管理体制,在体制上进行创新性的探索。

  四、科技类社会组织的定位:面向未来的“一共三公”

  科技类社会组织未来的发展就是继学术共同体和科技共同体之往,开新时代公权、公器、公益之未来。

  (一)一共:共同体

  根据过去的历史定位,科技类社会组织的定位应该是学术共同体和科技共同体的一种结合形式,要服务于科技,服务于社会,这是它的共同体定位。

  (二)三公:公权力、公器、公益

  首先,科技类社会组织实际上是一定公权力的承载者,这个公权力来自国家公权和社会公信两方面。科技类社会组织既要承接一部分政府委托的公权力及相应的公共职能,同时汇集承载来自社会各界的公信力及相应的社会责任。其次,科技类社会组织是思想之公器,知识之公器,技术之公器。是知识文化及信息的传递、交流、传播、共享之公器。是技术、技艺、技能及相应的技术标准和应用推广之公器。最后,科技社团要发挥公共和公益服务作用,承载社会公益资产,服务于新时代的社会经济发展。相较于其他社会组织,科技类社会组织聚焦更大的国家公益资产和越来越丰富的社会公益资产,实现公益资产扩大再生产。

  注:此文来源于科技社团改革发展理论研讨会大会报告,经整理提炼后发布

  编辑作者:科技社团研究所 高然

责任编辑:刘玉琪
扫码分享
学会服务365